星辰小说网 > 星辰之主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梦那边(下)

第八百六十五章 梦那边(下)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渡劫之王天下第一万族之劫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星辰小说网 www.xingchenzhuangshi.com,最快更新星辰之主最新章节!

    第八百六十五章 梦那边(下)

    啊,我变成了……寄魂在一只蜥蜴身上!

    碰到这种情况,人的想法很自然就会趋向于此,罗南也不例外。

    只是,他从根子上讲,还是一个理念压过本能的无趣之人,大部分时间都是理性占上风,才有类似想法,又很快发现了疑点:

    黑洞洞的眼眶结构,又不是镜子,怎么可能映照出蜥蜴的影像?

    所以,他现在的“视角”就值得商榷了。

    念头变幻中,那个不知名的蜥蜴仍然带动着罗南的主视角,很嫌弃地将那半边金属面孔拱到了一边,继续扒拉。后者在复杂地形中没有稳住,继续滑落,呈现出更完整的形状——不只是“面孔”,而是半边头颅的模样,下端似乎还不清不楚,有什么牵拉。

    蜥蜴不管这些,继续刨土,扒拉出一个又一个金属零件,各种形态,有的是很明显的类人结构,如机械臂之类;有的怕不是有门板大小,不确定功能和用途。

    但不管是什么,蜥蜴都弃若敝屣,小的就推开,大的就绕路下去,直到扒拉出某个圆柱体,好像是密封容器的玩意儿,才开始慎重对待。它牙咬、爪撕,在容器外层留下相当清晰深刻的痕迹,反作用力反馈……罗南都有点儿牙酸。

    模糊的感知信息帮助确认,容器外壳硬度可观,是某种特殊合金,而这蜥蜴的“爪牙二件套”则展示出相当不俗的破坏力。

    就在这个过程中,之前滑落到边缘区域的金属颅骨,又滑下来,落到了蜥蜴旁边,孤独的微弱的红光在黑洞洞的眼眶顽强呈现,与蜥蜴又一次“对视”。还有一条几乎断掉的连接线,在金属颅骨与密封容器之间。

    正是因为蜥蜴扒拉密封容器,才又把这半边金属颅骨牵拉过来。

    屡屡尝试都未得手,蜥蜴大约是有些暴躁,干脆去扒拉那将断未断的连接线,可当它前爪勾到,身体却是猛然僵直,然后抽搐,好像是触电。那半边金属颅骨,则在其抽搐动作中,被连接线牵拉,砸在它脑袋上……

    不,其实是金属头颅的半边嘴巴,狠狠咬住了蜥蜴。

    蜥蜴挣扎,想要甩脱,可那金属头颅的嘴巴咬合只是开始,在此过程中,其整体都化为了某种流质,循着刚刚咬开的破口渗进去。

    对于蜥蜴来说,这是极致命的。

    它挣扎的幅度更大,可越挣扎越痛苦,身体也在迅速膨胀变形。

    期间,它疯狂破坏周围一切东西,包括那些金属构件,而反过来,那些金属构件也在主动变形,部分还如金属头颅那般液化,裹着那个密封的金属圆筒,渗透进它体内,与它交融,也将它撑得更加庞大扭曲。

    最终扭曲了蜥蜴的自我认知,以至于痛苦渐消,周围这个复杂惊悚的环境,似乎也变得亲善乃至可口起来。它开始主动迎合周边金属构件的渗透,模糊了蜥蜴的本来面目。

    眼看这边事态底定,场景倏然变幻。

    依稀还是那只蜥蜴,却是和它的同类一起,在地下高温环境中觅食、迁移、休息、繁殖,要比之前表现得脆弱很多,却更加符合自然生物的秉性。

    只是这场景基本上没什么逻辑性,很少完整的画面,更加模糊,往来重复。

    画面几番来去,反而是早前扒拉出来的“密封容器”,出现的次数更多,有完好的,也有破损的。围绕着这“容器”,又有大量重复的画面,包括它的同类膨大、疯狂、死亡,也有非常惊人的成长和杀伤。

    很显然,“密封容器”内存在一种非常危险,但又能帮助蜥蜴和它的同类变异的东西。

    蜥蜴获得的高破坏力,多半是源自于此。

    所以它在不断地搜索……嗯,好像还有人主动为它提供这些。

    渐渐地,蜥蜴已经不再是自然的生灵,而是追逐这“密封容器”内存物质的猎犬,然后它就搜到了金属头颅这边,进入了基本重复的循环,里面细节有所增减,但情况基本一致。

    所以,第二段情境,应是蜥蜴更早前的一些情况。

    此时罗南已不再局限于蜥蜴的视角上,他同时看到了两边,像是虚悬在空中的幽灵。

    但这又不是上帝视角,只是一个……梦。

    目前罗南所接触、观察的,只是一个包含着某些记忆的梦境,透露出当下“载体”的重要内核。

    有了生命载体,才有梦境。

    所以,基本可以确认,“逃亡者”的信息流,在受到某种“引力源”的“跨界吸引”之后,已经顺势进入了其中,并让那“载体”以梦境的形式,实现了有效的反馈——这正是罗南希望达成的目标。

    也是此刻,梦境再次跳转,这次又是非常熟悉的画面,但不再以蜥蜴为“主角”,而是发生了一个较大的跳转,转到了那位“逃亡者”身上。依旧是他逃入“十三区”,被捕捉、被改造的经历,似乎是跨界传回的“信息流”,以梦境方式重现。

    依稀验证了罗南所下的判断。

    而这次,还多了一些细节:罗南见到了“分尸改造”的具体结果,相同的改造方式,不太相似的面貌,先前所见的“金属颅骨”就是构成其中一具躯体的一部分。

    然后,又是那些清晰的、模糊的片段,基本沿着罗南已知的那条线索,只是呈现角度多有变换。

    这位“逃亡者”经过改造之后,原本的一个人被分成三份,在强大的“指挥官”指令下,分别前往不同的方向:一个在与其他“逃亡者”的追逐中彻底损坏;其中一个无故消失,但经过了十多年之后又突兀重现了相应的信号;于是剩下的这一部分前往对接,却遇到了一个很棘手的强人……正是当年的金不换。

    正常情况下,“逃亡者”哪怕经过多年改造强化的这部分,也绝对不是金不换的对手,但是他背后有那个强大的“指挥官”,那个庞大的、冰冷的、不可战胜的巨型机械。

    于是,在“指挥官”的支持、乃至于亲身下场的情况下,他们与金不换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战斗层次已超出了这个残缺的“三分之一逃亡者”的认知水准,所以相关记忆也不是特别清晰。

    只有最后的结局:他变成了再没有修复价值的废料,被掩埋在这个高温通道中。

    同样损毁的,还有那个巨型机械,那个“指挥官”。

    从梦境记忆的线索去推断,蜥蜴扒开的金属构件中,绝大多数倒是巨型机械的一部分。

    所以,“指挥官”,也就是那个疑似“思想星团”成员的家伙,已经被摧毁了?现在“外面”的载体,只是“逃亡者”的另一个残缺分身的残念,并且幸运地寄生在了一只蜥蜴身上?

    若真如此,接下来罗南要做的,仅仅是通过“梦境”,将自身的意识、意志真正转化过去,打破虚实、真幻的屏障,嵌入“外面”的实在世界,完成对“载体”的控制。

    一旦“转化”完成,就等于是掀开了厚重“帷幕”一角,偷渡成功。

    那时,他就将领先一个身位,至少在对“外面”信息的把控上。

    有这一个“身位”,他才有资格与武皇陛下谈判,不至于完全被玩弄于股掌之上;才能开启新的认知通道,梳理与梁庐相关的当年旧事,了解李维、屠格的真实信息……

    唔,李维?

    罗南想到了“李维”,忽然就是警醒。

    那个对他而言仍然面目模糊的“龟仙人”,是大敌,也是参照。

    尤其是那家伙“耐性”,不给人半点儿机会,让罗南无从下手,也心生佩服。

    是了,干嘛这么着急?

    “梦境”既然有了支撑,反馈回来信息,等于是已经步入正轨。虽说这种方式注定无法接收实时信息,且真实性和完整性也大幅受限,但相对“外面”的风险,已经是极具性价比了。

    第一步已经迈出去,脚下还没有踩稳,不知道是实是虚,又何必急着迈出第二步呢?

    他没忘记,这只是梦境,只是一个通向真实的接口,而并非真实本身。

    比如“逃亡者”残骸的再寄生,梦境显示的是那样,深究下去,就颇不合理。

    罗南并不是没有高等文明认知的雏儿,相反,他是一个合格的机修师,对于机械以及相关部件的能力边界有着清晰的认知——哪怕是智械技术,也不会帮助一个定位就是消耗品的残骸,耗费能量进行二次寄生,除非后面还有更高级的支撑。

    同理,罗南相信这个“逃亡者”残骸正是跨界牵引力的源头所在,但这并不代表它就是主导者。

    主导这一切的,最大概率还是疑似“思想星团”成员的那个“指挥官”。

    虽然那家伙,在梦境记忆中,同样崩毁在那场惨烈的战斗中。

    就凭金不换?

    不是罗南看不起地球这边的超凡种,而是说“思想星团”的底蕴,哪怕是分化给不起眼的个体,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给打穿的。

    最重要的是,每个“思想星团”成员,都是无可置疑的“上载者”,他们是有“备份”的。哪怕一时失败,也应该有后续的反应;退一万步讲,哪怕真的栽在这里了,再起不能,单凭金不换,也做不到这么干净利落。

    也就是说,战场中必然存在超出金不换的能力上限的因素,并发挥了关键作用。

    罗南顺理成章地想到了武皇陛下。

    这是问题,也是契机。

    梦境是有边界的,然而构建梦境的“素材”却是穿透“载体”所有的经历,无所避忌。

    如果没有,只能证明“载体”有问题……风险不可控。

    于是,他保持耐心,不着急下判断,更没有任何举措,任由自身与“外面”的梦境继续下去。

    极域之上,魔符拖着乌沉锁链,在梦境、也是在“帷幕”边缘试探着手爪,貌似有点儿迫不及待,可最终还是和他一起等候。

    梦中,罗南的意识载沉载浮,只保持着最核心的一点灵明,并没有太计较人我之别。

    于是他又一次与那蜥蜴同化,奔走在地下甬道和火山区,偶尔还会蹿到地面,在自然的气流和捕食者的猎杀下,完成惊险的旅行;中间没有任何过渡,他又好像化为了那“逃亡者”,在高温通道中奔逃、被捕,接受身体的撕裂和改造,一体三分,分向各处,逐一迎来各自悲剧的结局,并又完成荒诞的汇总。

    类似的经历不规则循环,一遍又一遍,期间大概能补充一些细节,比如蜥蜴不断寻找的“密封容器”内部,基本确认是一种类似于“元母”的能源块,在“外面”普遍配备给“改造人”或武装机械。自然生物吞食之后,有一定概率会出现畸变、异化。

    但也仅仅是细节,总体脉络不再发生变化,相关场景也不断重复,不免让人麻木,也会时不时心生烦躁,怀疑“载体”所能承载的信息仅此而已,后面全都是无意义的尝试。

    可每当烦躁情绪升起来的时候,想想李维、想想武皇陛下,再想想他跨越时空,在“中继站”和“测验时空”的神奇经历、收获的宝贵认知,以及获得这一切所要付出的代价——不只是他本人,还有他的爷爷、父母,还有那个只找到一颗头骨的梁庐,罗南的心神便又沉潜下去,重归于枯燥的循环。

    渐渐的,罗南从梦境给予的信息中抽离,不再关注细节的增减,而是去等待一个应该出现的“可能性”:

    能够解答他的疑惑、响应他的预期,又或者彻底打破他认知的新元素。

    罗南已经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今天不行就明天,明天不行就后天……一周、一个月,持续循环下去。

    可是“外面”的梦境信息结构,要比他想象的更脆弱一些。

    懒得计数的无数个梦境循环之后,可以确定的是,姑妈还没有把他从床上拽起来,罗南忽然“警醒”,麻木无趣的熟悉场景切入了“岔道”,他想分辨出具体的画面,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纯粹的混沌意识的海洋。

    罗南不太好形容瞬间的感觉,没等他找准词汇,他已经进入了全新的场景,变成了一位“思想星团”的公民,因为“思想熔炉”的一次自然裂解,分化出自我意识,获得公民身份和自由载体,开始了一段漫长的生命旅程。

    他就像很多“思想星团”成员那样,到了一定时期之后,总是会厌恶那冰冷无趣又冗长的唯一序列号,就模仿中央星区其他国度的文化惯例,给自己起一个依稀像那么回事儿,却又不免重复的名字:

    野火。

    他认为这很符合分化以来,千百年岁月积累出来的“性格”:他不想再回归“思想熔炉”,希望做一团在旷野中肆意燃烧的火。他不断的追求新鲜的体验,直至变为寻常;他一次又一次寻找刺激,直到归于麻木……他并不担心这有一个尽头,因为六天神孽总能给他更多。

    而当他忽然醒悟,一切的一切,总是或直接或间接,出自于六天神孽的时候,他已经是恐惧又沉迷,难以摆脱。

    也正因为如此,“性格”中的“叛逆”驱使着他,又开始一段旅程。

    这次他要玩个大的,他叛逃了,切断了与“思想熔炉”的联系,将自己抛洒到无垠的宇宙深处,建立了只属于自己的“野火”云端,成为了一个雇佣兵,真正去享受死亡边缘的刺激,并独享自己的人生经历。

    最初似乎不错,可慢慢地,他又陷入了过往的怪圈:

    死亡么,就是那么回事儿;独享……也未必有多么特殊。

    无论他是否叛逃,他依旧是六天神孽泼洒出的丝网上粘着的虫豸,叛逃初期的彻底割裂,到最后宛然就是一个笑话。从一不小心脱口赞颂,到小心翼翼联系,再到知晓六天神孽不在乎,重新恢复在“思想星团”的习惯,也不过就是短短百年。

    他只是离开了“思想星团”,依旧匍匐于六天神孽脚下。

    怪不得,亿万年无数叛逃者,最后总是回归……他并不特殊,而且快要抗不住了。

    有了这样的认知,他开始更趋向于疯狂。

    对六天神孽,他恐惧、崇拜、沉迷,又无比憎恨;他离不开,又想着狠狠地背叛。

    所以,他加入了一个传说中的组织——破神,以宣告自己的勇气。

    可惜,意义不大。人以群分,干大事的是核心层,他只能在外围圈子厮混,随着“破神”组织起起落落,渐渐还是趋向于雇佣兵的习性,在组织内找了个金主,从一些从诸天神国、六天神孽暂未投下视线的“孤岛星系”攫取利益。

    这次,几经辗转,他来到这个被当地土著称为“太阳系”的星空。

    虽不清楚“金主”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可凭借数千年的经验,他知道这次利益大了:一处中央星区从未踏足的辽阔星空,超出了光锥的范围,以此为据点,可以辐射百千万个恒星系,如果是有实力的野心家,完全可以将这片星空打造成为远出中央星区的独立王国。

    可是,风险也大了。

    没有人会放过这样庞大的利益,他的“金主”让他们过来,定然是两手准备。

    比如对他:就要求他截断与“野火”云端的联系,这次的经历单独建档,直到本处星空成为在册的“孤岛星系”,才会解封。

    然而“金主”真会注册吗?

    他不确定,但也不在意,很爽快地同意这个条件,由此也成为“太阳系开垦团”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他知道这里有问题,因为根据多个可靠信源,他不是第一波到达“太阳系”的中央星区人士,而且“金主”的命令之一,就是搜索这片时空的“异常”,而这正合他的意。

    一切只为满足好奇心,好奇就是人生最大的意义。

    经过几十年的布局和等待,终于在一次例行巡视中,通过某个“逃亡者”的改造体,发现了一处极不可思议的“异常”点位,锁定了一个高度可疑目标。本来他已经要成功擒拿了,却不想那家伙背后竟然还有人……

    而且送出了一记不可思议的撕裂性杀伤。

    那是多么奇妙的一击!

    好像穿过莽莽群山的玉带长河,波光粼粼,分山划岭。

    那潋滟波光是如此具体,偏偏倾注心神去感应时,刹那膨胀、分隔。下载的意识体,与临时云端的联系,转眼便撕扯开荒诞至乎恐怖的距离,就像是宇宙网中最普遍又最难逾越的超级“空洞”,再难弥合。

    但真正抹去“弥合”可能性的,却是这粼粼波光中,莫名扭曲撕裂,又彼此争斗吞噬的凶残之意,以至于一击过后,下载的意识体这边,已经顺势滋生叛逆之心——你“野火”能叛出“思想星团”,彻底割开与“思想熔炉”的关系,如今我也分裂出来,又为何不行?

    于是,此“野火”不再是彼“野火”,哪怕他继承了“野火”的数千年记忆,以及由无数经历塑造的“性格”,但独立存在的野心压倒了一切。

    即便是被那撕裂性的杀伤重创,载体崩溃,“新·野火”仍然挣扎着掉转枪口,在临时云端的“旧·野火”尚未反应过来之前,想尽办法吸引来一只畸变蜥蜴,裹着“逃亡者”的残念,寄生于蜥蜴身上,形成了这样一个三方混搅的四不像,开始了新一轮的逃亡和反抗。

    然后就是接下来数年间,知己知彼的“新·野火”,对“旧·野火”辖下资源的盗抢争夺,以此快速壮大,渐成气候,客观上形成了对“太阳系开垦团”的有力牵制。

    “新·野火”对这片时空的“异常”,也保持高度兴趣,所以他将“逃亡者”的残念也收纳进去,始终留存这份“跨界引力”,也严密保存那场惨烈战斗的相关记忆,再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既因兴趣,也因奇货可居。

    「大章代双更系列,越欠越多的补更(3/22)。」

本站推荐:至尊神皇叶尘池瑶陆峰江晓燕叶尘池瑶小说都市隐龙叶辰凌云林云秦城苏婉小说李晋重生2000天梯丁长生杨辰秦惜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城

星辰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星辰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减肥专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减肥专家并收藏星辰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