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仙宫天下第九三寸人间飞剑问道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血界蛮荒都市神级仙少五行御天

星辰小说网 www.xingchenzhuangshi.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校园最强兵王最新章节!

    “徒弟,你......打的什么算盘?”天灵宗主皱紧了眉头,出声想要拦阻。

    “师父,你总得让我打这一场——大家一块儿上或许能宰得了卢东华,可......先不说这挺没出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把五百年后的我给宰了啊——那我算什么?”叶宁不紧不慢地说。

    天灵宗主狠狠地叹了口气,笼起双袖,似是不管了。

    鬼母哼了一声,也不说话。

    至于三清、四御,更是不发一言。

    “汝胜不得某。”只有卢东华连连摇头。

    “嗯,我懂你的意思。”叶宁喟然叹息,“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也是一番苦心。”

    “汝何苦来得?且占诸天之主,称玉帝至尊,汝只去修行便是,千万年后,未尝没有胜机。何况,某与陆锋还有一战,也都寄往来日。须知来日方长......汝也知道,某与鸿蒙浑沌实为一体,汝今日定然胜不得某。”

    卢东华的话中很有些苦口婆心的意味。

    “——知道。我知道。”叶宁嘿嘿笑着,反向周围众人打起招呼,“几位,站远一点儿,当心一会儿溅一身血。”

    “叶宁!且住!你还得给贫僧一个交代!”观音忽地开口,高高将净瓶举起,“你必定得给贫僧一个交代!”

    “那是一定要交代的,观音姐姐,你也不用拿魏东吓唬我——他在你瓶子里挺好,也能少说几句废话。”叶宁笑几声,正色道,“私斗之前,我必得交代几句。”

    “西方佛土,从来不涉纷争,观音姐姐,我今请你破例。”叶宁向观音深深地拜了下去。

    “破什么例?”

    “玉帝已死,诸天之主不能失位。观音姐姐你与大力王素有旧交,我请你看大力王登凌霄宝殿入座,为昊天金阙玉皇大帝!”

    叶宁慨然说道。

    “荒唐!”众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骂了出来。

    “荒唐什么?”叶宁大笑,“神仙都死绝了啊!再说大力王本来就是阴山鬼国的国主,还不稀罕!让他答应坐玉帝的位子,可费了我不少口舌。”

    “听我说完。”笑声已毕,叶宁又道,“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三清自古居三清天,从来不涉凡俗纷争,我请三清尊神各归其位,看护大力王掌握诸天,不教他倒行逆施——但三清不得直接干预,若大力王德行当真有亏,便报上大雷音寺,由观音出面调停,三方对面,共同协商。”

    “同样,大力王也不得与三清尊神冲突,若三清干政,或是对天下群妖报复,大力王可直上小虞山,请我师父出面调停,也是三方对面,共同协商。”

    叶宁悠悠然道一番匪夷所思的歪理出来,神色却正经之极,“天庭各神位,便由大力王择贤任之,可从天下群妖之中简拔,也可从凡间度化......”

    “不成!这不成!”众人愣了半天,元始天尊蓦地吼出来,“这简直......”

    “没什么不成。”叶宁瞪住元始天尊,喝问,“你刚才叫清虚、洞阴不得妄动,无非是想要为天庭保留一分元气,我替你留住了!大力王也不会再率群妖找你等麻烦,你还想怎么样?你要说死去的天庭诸神,好啊,玉帝等于是死在我手,我将这些杀孽一身抗了,过了今日,你只管找我来算账!”

    元始天尊蓦地呆住。

    “徒弟,你说得不错。你是老夫的徒弟,老夫倒要看看,是哪儿的残兵败将吃了熊心豹胆,敢找你算什么旧账!”天灵宗主轰然大笑。

    “众位,该交代的,我已经交代过了。”叶宁哈哈一笑,又起了一个罗圈揖。

    众人无言,神色复杂。

    尤其是卢东华,他连连摇头,很是不以为然的模样,“汝这就算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叶宁龇牙一笑,“姓卢的,剩下的就是咱俩了。”

    “某本是想要汝登玉帝之位,也算报偿......可汝却......”卢东华叹息一声,“还是某想错了。汝......原就是某,果然不能......”

    “没什么话好说。”叶宁神色一整,“姓卢的,你动手吧。”

    静默。

    叶宁刚才的一番交代,其实并不圆满,但他自承一身抗下杀孽,却显然是有了必死的觉悟。

    众人各自思量,都不得不信:似乎他的安排也并非不能行得通。

    玉帝已死,诸天神仙亦殁,妖、仙之间的大战总算落了帷幕,虽还有三清、四御,二十万天尊随侍,但已经担不起守护诸天之责。

    大力王本就与西方佛土有缘,若不算妖、仙之间的旧仇,他自有一国之君的手腕、气度,便坐上玉帝的位子,想来也能够胜任。

    如是,三清与大力王之间相互制约,还有西方佛土与小虞山两股超然势力各为后盾,再要打,那是打不起来了。

    至于原本的大敌浑沌,现在已经与卢东华合而为一,众人固然奈何不得他,但细想来,他一心只求与柯书冉厮守,也不会有什么征伐天下的野望。

    这,不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但毕竟是一个结果。

    默然之间,众人倒是都觉得叶宁的安排颇有道理了。

    只剩了一场私斗。

    ——与天下大势相比,这场私斗已无关紧要。

    事实上,早年儵、忽二帝与浑沌一战纠缠至今,结果也已出来,浑沌虽然终于出世,却还是选择了一个有情的人,战争,结束了。

    但还是剩了这一场私斗。

    “汝胜不得某。”卢东华坚持着这样一句,长发飘拂肩后,白眉耸动。

    “我当然打不过你。”叶宁微笑,“我还知道,你不会和我打。”

    “论神通修为,我本来就不是你的对手,前几天你还把我的逆天邪功也废了,我手里的天刑金针,是你给我的,甚至你还跟那个什么浑沌合为一体——别说是一个我,就是一百个,也只有大败亏输。反过来,换了我是你,我也不打。不但胜之不武,还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当然了,我不光打不过你,其他方面也一样。论性格,你比我坚忍,论经历,你比我丰富,论相貌,你把眉毛染了。”

    叶宁的笑容灿烂之极,“唯一一个不能以常理度之的,爱情。宁新柔爱你,她也认出你来了,明知你不爱她,还是决心在灵妖界等你一生一世,等到永远。还有......柯书冉。”

    “我承认,对柯书冉的好,我不如你。五百年里,你始终不能忘情,为了她死都死过几回。你跟浑沌那一摊子烂事儿我不知道,不过那一出什么无尽劫数,想必更厉害。换成是我,我不一定能挨得过去。当然,你就是我,或许我也能挨得过去。可我毕竟没那个经历。所以到头来柯书冉爱上你,我没话可说。她果然是爱上你了,大夏山上好几个月,她只见了我一面——还就是为的告诉我,她爱的是你。而且还刻骨铭心,比我还坚定地相信你不会死。如果你真死了,我想......我也没什么机会。”

    “我没有一样比你强。”叶宁耸耸肩,摊开双手,“这个,我早想通了。”

    “这一阵子,我一直在想,我还剩下什么?我苦思冥想,把一切都算过了,最后,终于想到了。”

    “我还剩下一条性命。”

    叶宁扬手,七根天刑金针在他手心里排得很整齐。

    “我和你这场私斗,只是要打一个赌。”叶宁轻声说,“我赌你不会看着我死。”

    卢东华的白眉猛地皱紧。

    “你的目的和我一样,只是柯书冉。可惜,无论我活着还是死了,也无论你活着还是死了。柯书冉,都是你的。想到这一点,我很心痛。”

    “所以,我选择死亡——同时我赌你一定会救我!”不知什么时候,叶宁的声音嘶哑了,眼中也全是血丝。

    “你和我虽然一体,但未来已经不在了,我死了,你一定还会活着。”叶宁静静地说,“我将用七根金针,打入我的七窍,七针之后,我死。”

    “但我不会白死,我用死亡和你打赌。我赌你会救我——如果你救我,我将会用尽一切办法自杀,你不可能永远拦住我。”

    叶宁的笑容透出几分无赖,“卢东华,我的话说完了。这个赌,你打也好,不打也好。随意。”

    话音落下,叶宁双手握拳,猛地击向自己的双耳。

    各有一根金针插入,从耳孔中,流出两道血线。

    “我已经听不见了——当然,事实上我还是听得见的,这么多日子以来,我居然也成了什么金身,想死还挺不容易。”叶宁的笑容更盛,“不过,最后一针,我一定会死。卢东华,你别来救我。”

    同时,叶宁又握拳狠狠击打自己的鼻子。

    鼻梁塌了,鲜血横流,他手中又少了两根金针。

    众人默默地看着。

    卢东华的身子站得笔直。

    叶宁的用意很明白。

    他是在用自己的性命,来拆散卢东华与柯书冉。

    卢东华对叶宁有愧。他上溯五百年而回,改变了历史——但无论那段历史如何悲惨,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柯书冉与叶宁曾经相爱。

    但现在不同了。

    柯书冉爱的是卢东华。

    叶宁放弃了诸天之主的位子,反而选择死亡,便是要提醒卢东华这一点:你爱柯书冉,我也一样。任何事物都不能左右。你错了。

    比起现在的结果,我宁肯去那五百年中死亡,同时获得五百年的思念与爱恋。

    “还有三针。”叶宁笑着说,“我发现我还是得把一张嘴留到最后,我这一辈子,原来只活了这一张嘴呢。”

    “老大!”

    “不行!”

    陆锋刚才似是被叶宁自相矛盾的一场废话吓得傻了,这才知道扑过来抓住叶宁的手腕,同时,观音手中托着的净瓶也猛地炸裂,魏东的一点元神冲过来,也缠到了叶宁的手上。

    叶宁的手动了一下。

    “噗”“噗”,两声轻响。

    又两根金针插入了他的眼睑——鲜血混着泪水滴落。

    “还有最后一针。”叶宁好整以暇地说着,甩甩肩膀,却甩不开陆锋和魏东,不由得一笑。

    “你们两个干什么?我早该死了。柯书冉说不再爱我的那个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着......”

    陆锋和魏东不动,两人涕泪横流,说不出话。

    “就算抱着我,我还是有办法的啊。”叶宁苦笑,“别作无用功。看,我数三下,一、二......”

    “慢着!”卢东华动了,“你不能就这么死......”

    事变俄顷。

    卢东华刚向前迈了一步,原紧抱叶宁的陆锋蓦地松手转身,一个虎扑,紧紧抱住了卢东华。

    “大坏人!烧死你!”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来。

    与此同时,陆锋再松手,翻了个筋斗,跳出数丈之外——卢东华的身上腾起黑色的火焰。

    魔火。

    “这是......陆锋!”叶宁立刻睁开双眼,两根金针还插在他的眼球上,然而他就这样看着,口中狂吼,“陆锋!你干什么!”

    卢东华陷在魔火之中,无力地挥舞手臂,步履蹒跚——他竟似是被魔火所伤了!

    颉杭天灵宗主、鬼姑神母乃至三清四御亦能不败的卢东华,曾在无尽劫后悟通逆天邪功,令上古中央天帝浑沌心折的卢东华,那个曾化九万里身舞盘古开天斧的卢东华,竟被魔火所伤!

    “卢东华,不用等到千万年后,今天,我先和你了断!”陆锋瞪着魔火,放声大笑,“我也仔细盘算过,是,天底下谁都杀不了你!但有一个人例外!”

    陆锋的身边,是一个冰雪可爱的小女孩,她正蹲在地上,鼓足了腮帮向魔火吹气,样态逗人。

    ——心魔界中的无名女童。

    卢东华的女儿。

    “有这样一个人,她出身心魔界,却身佩如来涅盘时留下的佛心舍利;她能令魔火烛天,却不受魔染,一心通明;她......还悟通心魔泪,神通能与盘古大神比肩!卢东华!她能杀你!”

    魔火烛照,陆锋笑声不绝。

    众皆惊愕。

    尾声

    小城岭西市。

    岭西市市郊,有一座岳山,当年这里很荒凉,没有什么住家。但现在早不是以前了,岭西市的“新中医”基地也已经落成二十年,岭西市市区向外辐射,岳山附近已是寸土寸金。

    岳山后山,有一块很大的地皮是私人用地,但常年没有人住,不少外来的开发商想要购买这里的地皮,但都被拒绝了。

    于是就有人想用些歪门邪道的手段,不过,就在他们还没动手的前夕,总会接到一个电话,然后,一切风平浪静。

    他们被告知,这里是一个家族的墓地。

    现在,全华国、不,全世界,没有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家族——没有人会对这个家族的东西起哪怕一丝歹念。

    岭西市,叶家。

    “新中医”的发祥之家。

    正是春天。清明。

    岳山的这块家族墓地有了访客。

    “来了?”

    “来了。”

    “陆锋,你没必要在这儿一直守着的......”高大的汉子摇摇头,“老大他......我敢保证,他没死。”

    “我总得给他一个交代。当年要不是我自作主张,事情也不会闹得......魏东,你不用管我。”答话的那人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是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

    是陆锋。

    “跟你说了多少遍,当时老大往魔火里扑的时候,肯定是有了什么别的主意。”魏东硬把陆锋拉起来,很认真地说,“要不然,不可能连那个小女孩都一块儿失踪了。”

    “是,是,我就知道,你和柯书冉的想法一样。”陆锋无精打采地抬头,“前几天,她们两个都来过了,也劝了我半天。”

    “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我在这儿不是守墓,我是在等他!”陆锋有些恼怒。

    “等?快三十年了啊。”魏东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递给陆锋,“尝尝,新产品。”

    陆锋点上烟,深深吸了一口,苦笑,“合着你把老大那些医书都搬走,到头来研究出来的就是这个?”

    “嘿......”魏东颇不乐意,“抽烟治癌症,有什么不好?”

    “好好好。对了,柯书冉让你没事的时候去灵妖界看看,她和宁新柔都挺想你的。”

    “不去!一个柯书冉,一个宁新柔,还有一个司马莹玉,加起来三个老处女,我怕她们吃了我。”魏东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同时抱怨,“你说老大这算怎么回事?啊?我看他会不会怕了,所以躲起来不出来了?”

    “算了吧。”陆锋狠狠给了魏东一拳,“你就知道胡说——你忘了,去年你胡说得没谱,结果怎么样?”

    “那是我没看见司马也在,奶奶的,她居然跑小虞山上去把师父请下来揍我?至于吗?我不就说了一句老大和卢东华断背......”

    “我看你是存心把他们两个都气回来。”

    “没谱儿,谁知道他们跑哪儿去了?心魔界我也去找过三趟,影子都没有。”魏东苦着脸,“再不回来,我可就不管他们家的药材生意了。”

    “别想撂挑子。你不管,那就上天,大力王传话过来,说是给你把府邸都准备好了。”陆锋冷笑,“雷公,我看你真挺合适。”

    “统领雷部的普化天尊尊位行不行?还雷公——没文化吧你就。”

    “少废话,雷公就是雷公。过来搭把手。”陆锋一指前面。

    “你再装。”

    话虽这么说,魏东还是伸手帮着把墓碑扶正了,顺口问,“你这就不是想把老大气回来?衣冠冢?太不吉利了。再说,旁边怎么还有个卢东华的碑?”

    “我也决心说他们断背。”陆锋冷笑。

    (全书完)(未完待续。)

本站推荐:我在大唐开酒馆张诺杨晨秦惜小说秦舒褚临沉人皇系统帝辛安暖重生了重生在十年前苏晴陆铭煜萧战姜雨柔权力首长小说章节目录大唐国士无双张峰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重生之校园最强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星辰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语无伦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语无伦次并收藏重生之校园最强兵王最新章节